目前日期文章:201001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基本上為了不造成恐慌,我還是寧願相信自己得到的是A型流感,不是H1N1,雖說兩者可以幾乎劃上等號,但我們以物件導向的角度來看呢,A型流感是父類別,H1N1是子類別,所以你說有了A流就等於有了H1N1嗎?當然不是啦,嘖嘖。

難道我號稱苗栗金城武,我就是金城武了嗎?

事情當然不是那麼簡單,後來董哥發現我眼神不對勁,雖然我已感覺良好許多,就像許多人一樣喜歡自我感覺良好,但他還是覺得我必須去診所看看,拿個比較實在的藥,起碼也有個保障,於是我也只好騎著車前往住家附近的某間診所了。

結果一進診所,我想我真的已經變成喪屍了,寫個表格都讓我停頓了很久,醫生看到我,趕緊問我是不是有施打疫苗,一量體溫有38.9度啊!結果,因為我是沒打疫苗的人,所以當然就直接快篩了,他拿出了一個細細長長的,然後桶我鼻孔,然後我就...,感覺好像還蠻好玩的。

有空誰也讓我捅捅看。

via2k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其實我才不想嚇誰,不過我有個壞習慣,每次講著自己經歷過的事情,總是可以講得一副事不關己,彷彿是別人的故事一樣,也許哪天我可以去當天橋底下說書的吧,這樣好像也不錯喔?

就說到,為什麼會全身發熱這樣啦,

雖然說被發現了燒得很厲害,不過我還是真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,關於這一點,叔叔有練過,希望有看到這篇文章的小朋友不要亂學,因為叔叔忍耐力一流!不過當時也只是想趕快到公司,把昨晚沒弄完的東西趕快做一做,結果反而比平常更早到公司,仔細想想,我還真猛,喔齁齁。

不過眼前似乎不是得意的時候。

撐到了中午,我心裡一邊想著究竟下午要請假,還是要聽課,究竟要上班,還是要上床睡覺,畢竟早上我又是只隨便吃了一下綜合感冒藥,但是撐過了今天,第二天還要出差啊!此時卻有如長出了翅膀,在天空中飛翔,飛上了藍天,飛向你~飛向我~只是最後我還是覺得,總是要把問題解決,也就所以請假回家了,事後根據我同事說,我當天的眼神完全不一樣,簡直就是另一個人。

via2k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寫在前頭,這可不是向偉大的抗疫勇士致敬,也不是多麼道貌岸然的宣導文章,純粹只是因為手癢之後,想抓又不知道該怎麼抓,只好動動手指敲敲鍵盤,以期待讓我的雙手可以好受一點,雖然有人說手癢可以打,打手機跟朋友聊聊天,但是我只覺得講太多電話,反而是嘴巴會很累,很累,很累欸。


故事是這麼發生的,有天,阿否跑去找小瓜玩,阿否一按小瓜家的電鈴,然後小明家就爆炸了。

不過事實上當然不是這樣,這是從ㄧ個禮拜日開始說起,這個禮拜天我回到了苗栗,然後去某家醫院的加護病房看了我家人,看完家人之後,再搭著車到苑裡,然後回桃園,一切都看似如此平淡無奇,但是呢?

禮拜天晚上,喝了一杯紅酒準備睡覺,突然覺得背後有點不適,卻又不像中了冷箭,中冷箭這種事情常有,我也頗不以為意,直接上床睡了一覺到天亮,星期一也無事般直接到公司上班,但是,重點來了!

via2k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原本的週休二日,打算到台北找找小綜和阿伯他們,只是約的時間太倉促,大家似乎都不是很有空,所以也就只好臨時打消這個念頭,真是對不起小綜啦。

元旦時回了老家一趟,也順便去看看傳說中的老中醫,那老診所還真誇張,加上我跟我姐兩人,小小一兩坪大的店面,擠了將近十人,我們一進去,負責抓藥的大嬸還提醒我們,一輪到我們,就要趕快進去!

有那麼誇張嗎?我心想。

結果讓人意想不到,來的每個人都爭先恐後想要擠到看診室,那種感覺就像跟一群媽媽嬸嬸在菜市場廝殺一樣,還好我們有聽話,進了看診室,乖乖伸出手讓老中醫把脈,霎時我有一種到了寶芝林的感覺,而飛鴻師父正氣定神閒幫我診療,不知道會不會把一把突然生氣,一聲大喝拍碎桌子,飛身殺招便至!

無影腳!

via2k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07 Thu 2010 22:09
  • awake

終於醒了是嗎?

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已經睡了多久了,大概是那種講話講一講突然停頓的感,然後整個腦袋卡住,應該是從進了新訓中心的那一刻開始吧,一聽到有人站在最前面大罵「肏你媽個屄」,我就嚇壞了差點大喊「失敬失敬」,褲底下也跟著失禁了。

那時候我覺得我一定可以復原,只是不知道哪天,也許是新訓結束,結果新訓完去專長訓,我還是沒能復原,雖然鳳山有漂亮的小蜜蜂姊姊,還有不能不提會扛機槍跑步的女兵學姐,只是毫無反應,就是個自閉症發作的年輕男子;後來我想,下部隊之後總該可以吧!?結果下了部隊發現這個島一點都不對勁啊,在南竿一下船還以為夢想中的島終於到了,結果才發現夢還沒醒,直到我在一個疑似大逃殺場景的島下船才知道,夢才正要開始。

via2k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